返回第1章:领水  天黑请战斗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点击章节报错』

    十桶550毫升的水需要排10个小时的队才能领上。

    太阳升起到太阳落山的时长是13个小时。

    从小镇新区的领水点到宁象村大概一个小时的车程。只要车速足够快,在恐怖的晚八点来临之前赶回到安全区绝对没有问题。

    炽热的阳光毒辣的晒在人群上,加速了人们身上泥垢的分解速度,难闻的酸腐气味快速传播,才早上七点多,整个分水区就开始弥漫着一股难以言明的味道。如同煮了一锅榴莲,密封的空间里掀开锅盖的感觉。

    距离不到四十米远的安全圈外的排水沟连接着废弃的污水处理厂,流淌着猩红的,恶臭的血水,坝岸上的两排钢制排水管被腐蚀的锈迹斑斑,同样滴答着恶臭乌黑的血水。

    奇怪的是,这样恶臭的血水却根本不会招来苍蝇,可以说这些水根本无适应任何生物存活,诺,那根发黑的蕨草根成了最后屹立在血水中的战士。

    整个世界里安全圈外的水都已经变成了这样,短短七年间,水成了奢侈品。

    但这并不能驱赶人群离去,因为他们知道此趟来的最终目的是甘甜清润的纯净水,再难熬的环境也得忍受着,且在这焦急的档口上,大家一双渴望的眼睛里只装着水,脚尖踩着脚跟的朝前推搡着,谁还有心思矫情臭味。

    说是纯净水,不过是对比之下的,这年头,哪里还能喝的上一尘不染的水。

    14岁的仁介坐在破旧的三轮摩托上望着镇社区大门前拥挤的人潮,吸了吸鼻子,嗅了嗅自己身上如同晒臭的螃蟹一样的馊味,拉低了黑色卫衣上的帽子遮住头顶。从帽子里探出鹰一般锐利的眼睛,直直的盯着派水的军团人员,在攒动的人头里寻找着自己的‘内应。’

    仁介的三轮摩托驾驶位上,是仁爸爸,仁爸爸是个老实肯干的中年人,也是一名颇有经验的司机。在晚八点没有降临这个世界前,仁爸爸还在镇里工作过,索性在这样的环境下,也被村里人一致推选成了每星期来镇子里领水的队员之一,也是队长。

    而这领水小组里的其他成员还有四个,最大的五十二岁,最小的就是仁介,十四岁。

    或许其他人还有些耐心等待在似火的骄阳下被当做牛肉干炙烤,而仁介并不想困在腐热的空气下等待十几个小时,他惦记着上个月爸爸答应他的MP3,有了它以后在害怕的时候就可以带上耳机听音乐了,以前妈妈活着,在自己害怕的时候都是唱安眠曲给自己的。

    爸爸说这趟水送完就带他去电器商店看看,便宜的话就买一个。虽然村子里的电断了好几年了,可是有了它,即便是每个星期来镇子里充电也好。总比每到了晚八点就在惊惧恐慌中度过,要好太多。

    逆境往往使人长脑子,于是当仁介厌倦了每星期排长队闻臭汗的苦闷日子后,就忽然想到了主意。

    就在上个月开始,仁介先是趁着去巷子口方便,结识了一个军团送水的兵长,以后再想领水根本无需等上十几个小时,可以从侧门快速领完水离开。

    至于仁介是如何抖机灵得到的这份殊荣,仁爸爸与工人们都没问,毕竟这孩子从小就机智,不像仁爸爸一样老实。如果不是现如今的环境这样恶劣可怖,仁爸爸一定会攒足一笔钱送仁介去城里的学校学习。

    仁介从三轮车上四处扫视,终于在一处小巷子口望见了自己人,轻松的跳出车厢,从人群中敏捷的钻拐溜了过去,准备探探底。

    仁爸爸几人虽是静静的等待着,却按捺不住的朝着小巷子口张望。

    “走了。”仁介从分水点外隐蔽的胡同口对着几人招了招手,压低了帽子,示意仁爸爸快一点。

    仁爸爸与工友们也十分意会的点点头,启动三轮摩托朝着人山人海的队伍后撤离。

    饮用水已经成了稀缺品的时代,如果有人在领水的途中半路离去定会饱受唏嘘与不解,可几人刚刚开车离开队伍中,队伍的长龙马上紧紧的衔上轨,将原本三轮摩托的位置瞬间占据的不留一丝空隙,大家巴不得这样的人多走一些才好,减少排队的时间才不会不小心拖到可怕的晚八点。

    任爸爸娴熟的开着车在拥挤滚热的人浪中冲脱而出,顺着仁介的方向踩足了油门,兴冲冲的奔了过去。

    “小介,还是十桶550毫升的桶吗?”仁爸爸刚一停好车,就迫切的迈着两条长腿跨下来,露出了洁白的牙齿和一个浅浅的酒窝,摸了把脸上的汗泥。

    因为水资源的稀缺,已经快小半年没洗澡的人们只要一出汗就会散发出浓郁的汗臭与黑汤,若是在还没发生改变前的世界,谁这么久没洗澡一定会在人群中遭到嫌弃,可现如今能三个月洗上一次澡的人,家中多半都是有点实力的,像仁介这样的乡下家庭来说,能喝上纯净水已经是万幸之幸,谁还在乎洗不洗澡,说不定哪天没来的及挤进安全圈中,命都没了。

    “嗯,十一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1/2)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