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第二章 我有话要说  身为废材的我不可能逆袭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点击章节报错』

    舒贝克对以自身作为实验体的实验内容其实一点都不清楚,反正对他而言不过就只是挨上一针然后再美美的睡上一觉罢了。

    苏醒过来的舒贝克朝着四周看了看,发现还是以往醒来时的那个房间,安心之余又摸了摸短裤口袋,发现那个装有报酬的小布口袋还在,心里一下就踏实了。从躺着的那张金属床上起身,按照以往离开的路线很快就去到了老格雷所在的那个吧台。

    这时老格雷正在用白布擦拭着一个高脚杯,见到舒贝克到来也就停下了手上的动作咧嘴朝他笑了笑说“果然是块“耐用的好材料”,明天早上还会有实验,报酬是今天的两倍,记得过来。”

    “一定来!”舒贝克用力的一点头,对他而言没有什么能比在老格雷这里躺着挣钱更好的活儿干了。

    得到舒贝克肯定的答复后,老格雷没有再说话而是继续擦拭起了手中的高脚杯。

    舒贝克可没有什么会盯着一个糟老头子擦杯子的癖好,他连说声再见的功夫都奉欠,径直就朝着出口处的那扇小门走去了。

    等到舒贝克离去后,老格雷依旧还是维持着擦拭高脚杯的动作,可这时他的手上哪里还有什么高脚杯,有的只是一块已经被把玩出包浆的人类颅骨。

    ★★★

    一栋下雨天绝对会漏水的破旧木屋就是舒贝克的家了,这也他父亲留给他最珍贵的一件遗物,而对拥有这间破木屋子舒贝克也感到十分庆幸,至少这里还能容身不至于露宿街头。

    “砰”一声,舒贝克毫不怜惜的一脚踹开了没上锁的房门,至于为什么不上锁?那是因为他相信自己这间屋子里的东西绝对能让小偷都生出怜悯之心,屋里除了成堆不值钱的杂物外也就是一张桌子和一张床还稍微有些价值,当然那张被扔在床底的藏宝图除外。

    大门被踹开的瞬间,舒贝克顿时傻眼了!他的床,那张陪伴了他多年比亲兄弟还亲的床居然变成了一堆烂木料!这无疑让舒贝克的怒气值瞬间飙升到了顶点。

    “砸我大床犹如绿我头顶,此仇不报非穿越者!”

    伴随着一声激荡的宣言,舒贝克极速跑向了家对面的杂货铺。

    杂货铺老板是个有着一脸浓密胡须的魁梧中年大汉,一见到风风火火跑到自己面前的舒贝克本想调侃几句,可还没来得及开口就被舒贝克一把拽住了衣领。

    “说!是不是你砸了我屋子里的大床!”

    杂货铺老板“???”

    看到杂货铺老板一脸懵逼的模样,舒贝克又大吼着询问了一遍。

    这次杂货铺老板算是回过来神来,他连忙摇晃着硕大的脑袋表示自己才不是那种砸别人家大床的缺德玩意。

    然而舒贝克却没有半点要相信杂货铺老板的样子,始终坚信砸他家大床的就是这个从小就弹他小DD,跟他不对付的大胡子。

    眼看着暴怒状态下舒贝克的拳头就要落在自己的脸上了,在这种情况下,杂货铺老板为了证明自己的清白,情急之下居然被他回想起了早些时候从舒贝克家正门入侵的大青蒜先生与吸血鬼小姐。

    “等等!我有话要讲!”
本章结束,请点击下一章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