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第十六章 小弟这就去办!  五千年来谁著史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点击章节报错』

    郑芝龙(陈华,改称呼)根本就不知道自己已经中了大奖。

    派郑森向北送一拨钱粮,就能遇见如此的事情,这运气,不去摸奖真是白瞎了。

    所以,当时间来到九月上旬,从京师紧急送来的一封信报……,叫他足呆愣了半响,真个是无语了。

    “想不到啊,真的想不到啊!”

    就那点钱粮的事儿,郑家就掺和进了这松锦大战中。而更叫他内心复杂的是,看战报叙述,郑家还真的有改变松锦会战的机会。

    然而,他并没有抓住。

    两万石粮食只是让松山城内多出了一截粮食储备,这是小事;那次日里,突围的六镇总兵与清军大战期间,郑森带引船队生生的从海潮中救下了千多兵丁,这也是小事。

    却是二十一日夜吴三桂、王朴等大部兵马南逃后,为清军阻截,不得南下,被迫移屯海边。

    六镇总兵,八九万明军,东有大海,后有追兵,前有阻截,盔甲遍野,溃不成军,更遭遇海潮暴涨,赴海死者,不可胜计。

    八九万将士向南,一路被清军劫杀,最后逃入宁远城时只剩了三万余残兵。

    郑森、施琅就带引着手下的船队就从海涛之中捞起了上千败兵。

    可郑森带引的这支船队若不是仅仅二十来艘船只,而是一百艘、二百艘呢?

    若是一次向松山运入的是二十万石粮食,而不是少少的两万石呢?恐怕就是胆小如鼠的大同总兵王朴也都不会信心全无的一意南逃了。

    松山、杏山之间的海滨一战,明军若是有百十艘战船跟随,清军又何从谈起“堵截”呢?

    “时也,命也!”

    郑芝龙摇了摇头,最终只能在心里为崇祯帝点上一炷香。

    事实已经铸就了,不是他心里后悔就能弥补的不是?

    “大兄,福松现今人还在关外,万一有个闪失?”郑鸿逵看了信报后担忧的道。同时在心里也有些埋怨郑森,你说你爹都铁了心的要造反了,你还那么死心的给大明朝廷效力作甚?

    不趁早脱身,竟然还免费的为洪承畴打起了工来。

    行,你好心。那把松山城内伤兵和一部分百姓运去了津门不就得了么,竟还跟着已经带船赶到津门的沈廷扬混在一起,引着三艘鸟船与之合流。运送粮草前往宁远和松山,把芝罘岛的差事都丢在了一边!

    你说这是不是本末颠倒?

    “不去管他。”

    郑芝龙现在有些能够理解郑森的心思,觉得还是顺他意的好。

    但是,明军在辽东这么一败,而郑森又恰恰在这个时候带着一支船队运粮送去了松山,船只还往津门送了不少伤兵和百姓。这本来可以遮盖的严严实实的事情,因为一连串的遭遇就不得不暴漏在崇祯帝的眼中了。

    加之这场战败已是既定事实,崇祯帝连命洪承畴进兵的举动就成为了败阵的关键,顺带着立主速战速决的兵部尚书陈新甲也没能落好。这个时候蒋德璟就再次站了出来,不是对陈新甲落井下石,而是再度主张调遣郑军水师北上。

    有了郑森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1/2)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