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第十章 好法子  五千年来谁著史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点击章节报错』

    陈华从来没有见过这么大的木船,长10丈,阔3丈有余,板厚7寸的乌尾船在他心中再也不是一个单纯的“概念”,而化作了真实可查的实物!哪怕后者还没下水。

    “大兄,这边看。这艘大夹板船,龙骨已在铺就……”

    总领造船事的郑芝莞介绍着说。

    这制造大夹板船的木料都是船厂里储备的上等铁梨木、柚木。

    陈华看的一头雾水,虽然能对照郑芝龙的记忆,可他对造船实在没感觉。不过他也能看得出,这造船厂内更多的却是一种叫老闸船,又被称为‘鸭屁股’的商船。有着传统中式硬帆装和流线型的西式船身的老闸船,速度比传统中式船快,比西式船需要更少的人手,建造维修也较简易。郑芝龙手下有着不少这种“中西混血儿”。

    作为海寇出身的郑氏集团,对于东西方各类船体的认知优缺非常明了。

    中国独特的硬帆使得其操作非常方便,故而所需水手数量就要比装配软帆的西洋船少很多,而且在复杂海况下的操纵更加灵活,并且使用了隔舱设计,抗沉性也远比西洋船优秀。更因为肋材较少,所以其建造速度极快,制造成本也非常低廉。可相应的却也付出了速度,炮位和防御上的减弱做为代价,可以肯定的说是不适合用来作为火炮时代的战舰的。

    西洋船的代表——大夹板船,固然有着很多缺陷,比如造价高、所需水手多,抗沉性差等,几乎与中式帆船是一体两面。可无可置疑的是,西式舰船的船体结构强,可在船上装备更多数量的火炮,而不必担心被密集开火的火炮的后坐力震散架了。

    只是郑芝龙虽手中有钱,也有足够的船材和船匠水手去制造和操纵一艘艘西式大船,但他早先却必须要考虑荷兰人的感想。

    加之在中国地界,海面上郑氏集团已经成为绝对的霸主,再没第二家可以挑战他们,没有了外来力量的刺激,那‘警惕性’自然也就懈怠了。

    在水师上虽不是放马南山,刀枪入库,但大夹板船的制造速度无疑是给拉慢了。

    现在,陈华就要把石井造船厂重新恢复到“正常状态”。所以,眼前的这艘本不存在在计划上的大夹板船开工了。

    可惜啊,时代的局限性,也因为人才的匮乏,陈华实在拿不出一种可以兼顾东西方造船工艺之优势的超级战船来。现在只能可着劲的制造盖伦船,日后还要继续向西式风帆战船发展。

    好生吩咐了郑芝莞后,陈华就大步流星的去了隔壁靶场。

    在21世纪,他可没见过几回真正的枪炮。哪怕后者只是前装滑膛的!可它们都能打响不是?

    “啪啪啪……”一连串的枪声在安平城靶场响起。

    靶场临海而兼,左手旁就是一座占地不小的造船厂,这可是整个中国先进技术最先进的造船厂之一。就是欧洲的盖伦船都能造的出来。

    郑芝龙的看家宝贝——石井造船厂!或者说是安平造船厂也是一样。

    作为郑芝龙的老巢,后者多年的经营下,这里不仅船贸往来繁多,很多好东西也被郑芝龙一一迁移了过来。比如造船厂、枪炮厂和火药厂。

    这就是郑氏集团的战马和刀枪弓弩啊,自然要放在手边才放心。

    响起的枪声一水儿出自斑鸠脚铳,这是风格完全不同于鸟铳和鲁密铳的大口径重型火枪,铳身长5.5尺(每尺约31-32cm),内径0.6寸(约19mm),用药1.3两,铅子重1.5至1.6两(约56克),大斑鸠铳弹重更大1.8两(68克),杀伤力绝对恐怖。就是一头牛挨了一枪,也要毙命,八旗鞑子更不用说了,披再厚的甲衣也不成,威力远胜普通的鸟铳!

    但是这射速也很感人啊。

    即便是已经引用了定装纸壳子弹,一分钟两发似乎也达到了这些安平城守军的极限。而这还是在靶场之上,换做战场,或是在上下颠簸的战船上,想要保持如此的速度,那根本不可能。

    而安平城的守军却绝对是郑氏集团的“精锐”了!

    当然,郑芝龙手下还是有更能打的的。比如那些黑番兵,他们才是最专业的火枪手,可要比现在那些人强出很多的,靶场这种环境下,一分钟三发不成问题。然这又有个鸟用?

    陈华现在统带的是十几万水路人马,而不是区区三百黑番兵。

    所以,不看不知道,一看如是所料。

    虽然郑芝龙跟着红毛真的学了不少好东西,比如颗粒药粉和定装纸弹,乃至还有燧发枪。甚至还为安平守军装备了大量的斑鸠脚铳,可郑氏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1/2)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