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第八章 一举两得之佳事  五千年来谁著史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点击章节报错』

    曾樱字仲含,号二云,赣西峡江人。万历四十四年进士。在坐上登莱巡抚的位置前,历工部主事、郎中,常州知府,闽省参政、按察使等职。

    也是在闽地任上,与郑芝龙结下了渊源。

    樱持身相对廉洁,一个铜子的外快都不捞的官儿,跟海瑞一般的人,在明末是找不到的。只能说是相对清廉,有底线,而为政公正,手腕强硬。崇祯元年迁闽省右参政,分巡漳南道。后升闽省按察使。

    那漳州与厦门咫尺之遥,曾樱在闽地时候,与郑芝龙与之是交往了多年。

    后者于曾樱的眼中并不算甚祸害,看似有兵有钱,然整个郑氏集团的骨干人物都在闽地沿海的几州府大肆购地建园,那副享受荣华富贵的奢靡之风气,可不是作假。

    这种人,实力再强劲,锐气已消磨,不为隐患也。

    ——只要不去动他碗里的肉。

    如是,二者间虽不是至交好友,更多是面上的情分。可就是这面上的情分,也足以叫郑森登门的了。

    曾樱看着门子递上的名帖,好不奇怪。“郑森?郑家的长公子?”刚刚成亲的一个人,就被郑芝龙给派到登州来了?

    郑芝龙的生意还有涉及到北地的吗?北洋可历来都是沙船帮的地盘啊。

    后者以松江府为根据地,往来津门和沪海之间,声势远不如郑氏集团高隆,但却也不可小觑!

    如今内里的领军人物沈廷扬,为人慷慨有志气,崇尚侠义,朝野之间皆有不俗之声望,一直窥视漕运之利。曾上《请倡先小试海运疏》,建议恢复元代朱清所开创的海上漕运,并将《海运书》五卷和《海运图》进呈崇祯帝。崇祯帝命造海舟试之。沈廷扬乘二舟,载米数百石,由淮安出海,半月抵达天津。而若是顺风,还能再短五日。

    崇祯由是大喜,加沈廷扬户部郎中,领宁远饷务,命往登州与时任登莱巡抚的徐人龙计度。

    这人别看新到登莱也不过三两年光景,但却已经在登莱地界站稳了脚跟。手下海运沙船已然有上百艘之多。

    现在郑家是也要在北洋海运之事上掺上一脚么?

    曾樱颇是不解。

    要知道,自从朝鲜臣服满清,中朝海上贸易于明面上就被叫停。而辽东连年战败,纵然转运钱粮,收益亦不是很多。尤其是倭国之锁国,更叫沙船帮之利耗损极大。不然那沈廷扬也不会对朝廷南北漕粮转运如此迫切。

    就其如今之利益,郑芝龙还要插进一手去么?那可是要遭到沙船帮的坚决反击的。

    沈廷扬背后可是有着松江府士绅,甚至是南直隶不少要人的助力啊。郑家远离闽地,在登莱北地与之争锋,殊为不智。

    曾樱人是已经离开了闽地,但他的不少故旧、学生等还有很多在八闽的,郑森成婚的消息自然瞒不过他。甚至当初郑家起了多大的阵仗,他也多有耳闻。因为他也是随礼中的一员啊。

    可他思来想去,还是想不明白这郑森怎的会来他这儿?郑芝龙最得意的长子出面,图谋定然不小!

    登州城一处客栈内的小院,八个手提雁翎刀的大汉警惕着四方。他们发分做两队,一队守门,一队流动巡哨。

    这小院就是郑森租赁下的。

    施琅作为他的副手,这次跟随郑森前来齐鲁,只要事情办妥,郑森还会留在登州几日,而他立刻就会带着人手和船舶前往芝罘岛(烟台)去。

    “大公子……”门外张乐书大步的走进来。这人是郑芝龙身边的门客之一,秀才出身,军事智谋上无甚天赋,但办事待人却甚是得力。准确的说,那就是会来事,让上位者感觉着舒服。

    “曾总宪使人送来回帖。”却是明日午后就有时间。

    今日郑森才使人向巡抚衙门递上了拜帖,没想到这么快就有了回信。当下大喜,拿过回帖如果宝贝。他没想到自己老爹的名头那么好用。

    曾樱是登莱巡抚啊,已经到了大明朝地方权势的巅峰,竟然都这么给郑芝龙脸面。

    郑森这些天里虽然明白了他爹手下的十几万人船究竟意味着什么,但到现在还是觉得打破了自己的认知。

    次日,郑森登门拜访。曾樱在小花厅里接见了这位贤侄。

    客套话过后,曾樱直接问道:“郑氏之经营,历来无关齐鲁,不知贤侄此番登门,是为何事?”

    曾樱都喊郑森贤侄了,后者自然会顺杆子向上爬,拱手一拜,回道:“伯父容禀。”就把此行目的一一述来。

    曾樱心中的不解慢慢消除,警惕心也放了下来。原来郑芝龙只是想从齐鲁搞一些流民,运去大员开荒种地啊。“此事好说。”

    登莱别的东西没有,难民则多的是。

    中原于崇祯八年、九年、十年、十一年、十二年、十三年皆有蝗旱,“人相食,草木俱尽,土寇并起”!死人弃孩,盈河塞路。齐鲁也不能得好,数十州县大旱不止,飞蝗如云。

    李自成近两年为甚能混的风生水起?不是因为李岩红娘子率军投效于他,那夫妻才有多少人马?而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1/2)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