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第二章 朱明江山还能救么?  五千年来谁著史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点击章节报错』

    郑森不敢置信的看着自己的父亲,这般大逆不道的话怎么会从自己的父亲口中脱出来?脑子里就从没有想过大明会灭亡的“小国姓爷”,现在还是一个很纯良的正统士子呢。

    他三年前考中秀才,后又经考试成为南安县二十位“廪膳生”之一。迎娶的夫人也是出身书香门第,岳父董飏先是崇祯六年乡试四十二名,崇祯十年(1637年)会试二百二十一名,殿试二甲二十名。

    历史上,都已经是崇祯十七年了,郑森还会被送往金陵求学,入南京国子监深造。碰到个老师就是那个水太凉和头皮痒的钱谦益。

    当然,那时候的钱谦益还是东林巨子,江南士林中的领袖人物。是清流中的清流。收郑森这么个海寇之子做学生,那简直是猫和老鼠结亲家了,何其的匪夷所思?

    这就好比后世工科两院的大牛忽的要收撕葱哥做关门弟子搞科研一样叫人惊悸。

    没人知道为了这个虚名老郑家花费了多少银子,横竖,钱谦益会来事,为表示郑森这个弟子不是摆设还替他起了“大木”这么个表字。

    而这说明了什么?

    这说明郑家父子有一颗炙热的‘上进’心啊。

    泥腿子上岸,那不止是洗光了泥巴,穿上了一件得体的衣服,更想出入名门,往来无白丁。

    一句话,郑芝龙很希望自己能够融入进当今社会的统治阶层中的!在他的这种思想下,小国姓爷童鞋是自幼攻读诗书,纵然也习武练剑你,却一心赴在科举上,那就是一个正统的儒家子弟。

    也千万别说老郑没出息。

    社会环境和时代背景限制了他的思维,在如今的社会大背景下,郑芝龙这般的选择没毛病。

    得了富贵的泥腿子都想给自己脸上贴金,都想摇身一变成为一真正的“贵族”世家。

    郑芝龙上岸后把不少心思想花在了文武科举事上,也就是如今社会大环境下的所谓‘正统出身’上,好让郑家能顺利的融入主流社会,这跟天经地义。

    虽然这效果看似没任何效果。他依旧能从不少官员士绅眼中看到蔑视的眼光。

    哪怕老四郑鸿逵,原名是郑芝凤,考取武举人时,始改名鸿逵,崇祯十三年武进士及第。也鸟的作用都没有。

    可郑芝龙没有灰心丧气,反而把更炙热的希望寄托于下一代人的身上。对郑森是寄托以厚望!

    自幼接受传统的儒家教育的郑成功,现在就是一个拥护大明的天真士子,一个忠君爱国的热血青年。

    他并不是一个完人,纵览他的生平,其性格上的缺陷,遮盖都是遮盖不了的。但你不能以此来否认他功绩,更不能无视他的品格。

    议事厅内不只是郑森发出了惊叫,就是其他一干人物也个个震惊的看着陈华。

    这么多年了,郑芝龙可是第一次说出这样的话,第一次在他们面前露出不同于往常时的心思。

    作为一个没大的雄心壮志的人,郑芝龙的眼光太符合这个时代的游戏准则了,上岸之后就把重心转移到岸上了,连大员的经营都松懈了很多。

    而作为一个没有雄心壮志的首领,这些年来给手下兄弟们灌输的理念就全都是荣华富贵,奢侈享乐,安安稳稳的当自己的土霸王。

    得享荣华富贵便足矣的理念深入每个郑氏集团干将的心。他们这些人也没甚长远眼光,能得享富贵就已经心满意足。在闽地这个封闭却安稳的小环境内,优哉游哉的过着自己梦寐以求的好日子。

    以至于他们每一个人都在闽地广置田亩,修造庄园住宅,奢华无度。郑芝龙本人就是一个极好例子,在安平的郑宅,占地数百亩之广。歇山式五开间十三架,三通门双火巷五进院落。两旁翼堂、楼阁,亭榭互对,环列为屏障。东有“敦仁阁”,西有“泰运楼”,前厅为“天主堂”,中厅为“孝思堂”,规模宏耸。大厝背后辟有“致远园”,周以墙为护,疏以丘壑、亭台、精舍、池沼、小桥、曲径、佳木及奇花异草无数。

    宅邸宏丽,绵亘数里,朱栏锦幄,金玉从牣。亭谢楼台,工雕巧琢,石洞花木,甲于东南。

    有这样一个老大做榜样,整个郑氏集团的享乐奢靡之风,已然是深入骨髓。

    看历史上的郑芝龙,在摆平了东南海匪和荷兰人后都干了些什么?他什么都没干。心满意足的在闽地当起了坐地虎,土皇帝。

    对于天下,没有表示出半点觊觎之心。乃至在满清南下时早早的投降,未必就没有英雄气短的缘故。多年的奢靡生活早把郑芝龙的意志给腐蚀,在地方上诸多的财产更叫他无法舍弃。加之满清势大,郑芝龙早早投降以求富贵,就也不出意料了。

    精神松懈下的人,再想要他们把精神绷紧,可是件很不容易的事。这就像跑步跑累了停下休息的人,让他三五分钟后接着再跑。

    所以,陈华对郑氏集团的战斗力真的不敢报以希望,尤其是在陆地上。

    而这样的郑老大,什么时候都有着能看到整个天下的眼光了?

    下面众人看着陈华的目光都变了,这完全出乎他们的意料,转折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1/2)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