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开篇  五千年来谁著史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点击章节报错』

    夜色笼罩大地,朗星明月,白日里喧嚣的城市繁华在暗色的铺染下暗淡了下来。

    寂静的某小区,月华透过拉开的窗帘,照射在窗边的大床上。

    那是一张非常非常消瘦的脸,你都很难寻出几块肉。

    陈华已经走到生命的尽头了,虽然他二十五岁的生日刚过没俩月。但肝癌晚期的他真的没几天好活的了。甚至于他的求生意志都没了,病魔的折磨也让他生不起生的信念,太疼了。

    尤其是在干了那一票买卖后,在给自己的父母赚了第一个百万后,他已经再无牵挂了。

    原谅他的脆弱,没出息的他,最大的能耐就这样了。

    用了非法的手段,摁着了那人的要害,这才拿到了人生的第一个百万。

    他打劫了自己的老板,一个靠着老婆的娘家提携才发家,面上惧妻如虎,暗地里却包养了不止一个小三的孙子。

    不是因为这孙子平日里待陈华看似不错,可在陈华最危险的关头,医疗期内却是卡着魔都最低工资标准的80%红线来给他发工资。

    也不是因为陈华大学毕业后就在那人的公司上班,三年里任劳任怨,那人却半点不念旧情。

    商人,尤其是眼下这个时代的商人,不念人情这不是理所当然的么?

    抢他,勒索他,只是因为他是陈华最熟悉的一老板,也是最有可乘之机的老板。

    陈华得手后的当夜就坐车回了老家,一百万这是他对父母最后的孝敬了。吩咐父亲、母亲把钱藏好,以后慢慢拿出来。而对于这笔钱的来历,却只说这笔钱是分红,因为他帮他的老板黑了人,所以接下他要出去躲上一段时间。

    看似挺合理的谎言,但对一个内陆小县城的普通家庭而言,却又是那么的荒唐。往日电视里才有的桥段,忽的出现在他们的面前,陈华的父母都慌了。

    可陈华没有谎。他真的不想给父母以莫大的负担,但是这些对比让白发人送黑发人的痛苦,这点伤害又算什么呢。

    可这总好过人财两空不是?他是癌症啊,肝癌晚期。治不好的,救不活的。

    多少有权有势有钱的人家都治不好,他又如何能好?

    最初得到这一噩耗的时候,他人都要疯了。

    现在,陈华就很庆幸他还有个弟弟!

    离开老家,陈华又回到了魔都。

    当人生最后的愿望也实现后,他给父母亲留下了一笔不错的财富,至少对他们那个家庭来说。陈华就觉得自己了无牵挂了。

    他一次次的转动自己的脑子,思来想去,自己究竟还有什么放不下?

    然后,他发现自己真没什么放不下的了。如果非要说出一个牵挂来,那就是他租的房子了,他的钱。

    还有小半年才要到期呢。且想要房东退钱,那这么可能?

    陈华又回到了自己的出租屋。

    那时他不知道自己的生命还剩下多久,肝癌晚期,不治疗的话,三个月到半年么。

    如果是三个月,他兜里的钱是还够得,可要是半年呢?他手中的钱已经不足以让他在外头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1/2)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