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第五百二十章 不肖子孙  五千年来谁著史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点击章节报错』

    双方强弱悬殊的实力对比是奠定一切的基础。

    在这样一个大前提下,毕勒哥任何有背于大宋的行为都与艰难、困苦,步履维艰,甚至是身死族灭这些词儿划等号。

    后果是如此的严重,那何不另换一条路呢?

    高昌与大宋的关系很亲密,至少在表面上看是如此。自然的,毕勒哥这个高昌王就会受到大宋优待。哪怕这种优待更多表现在荣华富贵上,而不是实际权力上。

    可这也总比完蛋大吉好吧?

    “大宋自驱除女真以来,国势日强。上下一心,军民齐志,兵威浩荡,无有可挡者!”

    “而大王之处境呢?不说高昌权贵之中多有亲宋之人,便也是上心同心协力,以高昌微薄之国力又能抵挡几时?”

    “明知不可为而为之,岂不可笑?”

    “须知道大宋素来善待归化番王。大王若举国降宋,不仅可保全己身己家,便是后人,三五代内也无落魄之忧。比之身死族灭,这岂不是大善?”

    魏彦明劝着眼前的火赤哈儿,一百个善良的想要叫对方明白劝说毕勒哥降宋是对毕勒哥的好。但在内心里却不由得想到了一句话:天下大势,合久必分,分久必合。

    这句话乃是赵官家说的,据说是在大军剿灭女真金国,收服了安东之后。

    而现在呢?

    东北被平,交州收复,剩下的可不就是西域了?

    端的是分久必合啊。

    不过,今天魏彦明是遇到对手了。任由他舌灿莲花,说的天花乱坠,火赤哈儿就是面如沉水,人就是不于表态!

    这叫魏彦明很有种老鼠拉龟——无从下手的感觉。

    不过东方不亮西方亮,这火赤哈儿很难搞定,但亦都护和毕勒哥父子却不是甚意志坚定的主儿。

    历史上的毕勒哥,在耶律大石率军西征时候,半点不敢反抗,乖乖的把自己变成西辽附庸的同时,还向耶律大石献上了战马六百匹、骆驼一百头、羊三千只,并表示愿送质子孙。

    可以说耶律大石没费一兵一卒就摆平了高昌回鹘。

    而现在的毕勒哥之所以有心抗拒赵宋,这就跟历史上耶律大石第一次西征东喀喇失败,退兵叶密里的时候被毕勒哥落井下石,不仅没乖乖迎奉,反而是领兵迎头痛击,掩杀、追袭上百里,俘虏了耶律大石手下大将撒八、迪里、突迭等人一样。

    毕勒哥面对外来的强势力量表现懦弱之余,并不意味着他就没有丝毫反抗的心思。

    只不过是他没有‘找到’那个能令他鼓起勇气来反抗的‘时机’!

    历史上耶律大石第一次西征的失败就是那个叫毕勒哥鼓起勇气的最佳时机,哪怕短短两年之后,他就又在耶律大石的兵锋威胁下乖乖选择了投降。但不管怎么说,毕勒哥也是努力了一把的。可如今的时空,哪个叫毕勒哥鼓舞起勇气来反抗的时机又在哪儿呢?

    还有一点不容忽视,那就是在耶律大石手下的高昌回鹘,虽然丧失了独立地位,但好歹也有半独立的身份。毕勒哥和他的子子孙孙依旧把持着很大的权柄,不理解的可以参考一下晚清。

    而在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1/2)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