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第三章:液压冷热计算公式  大国旗舰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点击章节报错』

    蒙建业怔了一下,盯紧仔细一看,心道果然是那个又臭又硬的牛粪蛋儿,不禁脸色一沉,没好声气道:“早知道是你牛师傅当班,我早就有多远躲多远了,可惜没办法,厂长让我来的,我就只能进来。”

    满脸油污的中年闻言也是一愣,旋即用油腻腻的手在脸上胡乱的抹了一把,露出一张带着几分嘲弄的脸:“就你?还厂长让你来的?一个耍笔杆子的能干什么?成天只会粉饰太平,好好的厂子早晚得让他给折腾完喽。”

    “牛晨,你说谁把厂子折腾完喽?”满身油污的牛晨话音未落,舷梯上便传来焦大林不善的话音,牛晨的脸僵了一下,抬眼看了一眼眉头紧锁的焦大林,旋即把头往旁边一瞥,全然没把焦大林这个厂长放在眼里。

    焦大林眼见于此只是苦笑着摇头,并没说什么,周围人见状也只是偷偷看了这边一眼,便继续低头干活,没办法,那可是连厂长都头疼的牛粪蛋儿,脾气是又臭又硬,不开口则已,只要一说话绝对能怼得你没脾气,以至于个人关系弄得相当差劲。

    可就是这么一个放在那儿都不招待见的牛粪蛋儿,却偏生有这一把好手艺,无论是机修还是电焊可谓是样样拿得起,加之自身又狠扎舰船方面的技术知识,所以每当船厂遇到技术困难时,这个臭名远扬的牛粪蛋儿总能够发光发热。

    以至于让全厂上下对牛晨是又爱又恨。

    焦大林说实话对牛晨的心里也很复杂,在技术科科长借故跑关系,车间顶梁的老师傅变着花样的请假去外厂赚外快的当口,牛晨能够闷在这机舱里一把油,一把汗的搞维修,这精神怎么说也算得上难能可贵。

    可偏生那张怼死人不偿命的臭嘴和看不惯一些的愤青态度,把好好的可贵精神撕扯的七零八落。

    “给小蒙一个小时,让他看看液压系统是不是有问题!”

    牛晨的态度虽然恶略,可焦大林却没有为此仗势压人,而是心平气和的交代一句,便准备带着蒙建业进去。

    可还没等他迈步,牛晨却伸手拦住焦大林,旋即在蒙建业那张略带婴儿肥的稚嫩面庞扫了一眼,扬了扬下巴:“就他?查液压系统?他长这么大见没见过液压系统都不知道,焦厂长你就敢把这么重要的是交给个只会刷笔杆子的毛头小子?”

    “你要是能行,怎么这么长时间连个故障原因都找不出来?别跟我说这拖船的技术复杂,你弄不明白。”焦大林眉头一竖,直视着牛晨。

    牛晨难得的老脸一红,拦在焦大林跟前的手不自然的落了下去,焦大林也没管了脸颊红一阵,白一阵的牛晨,招呼一声蒙建业就钻进了机舱。

    蒙建业紧随其后,抬腿迈了进去,旋即一台中都柴油机厂出产的6135型船用柴油机便引入眼帘。

    不过蒙建业却没管机舱座上的柴油机,而是俯下身子顺着几条管路找到一个泵阀组建,用手擦去上面的油渍,看了看上面铭刻的参数,旋即用力晃了晃连接的几条管路,便转过身朝着下一个泵阀节点走去。

    如此查看了四处,蒙建业这才站起身从旁边的工具箱里扯过一条毛巾擦了擦手上的油渍,然后从上衣口袋里掏出一根钢笔和一个蓝色封皮的小笔记本,旁若无人的便开始在上面书写起来。

    随之一同跟进来的牛晨起初看着蒙建业查看液压阀时还有些紧张,生怕这个愣头青不懂装懂,瞎搞一气把好好的东西硬是搞坏。

    可当他看到蒙建业只不过是看下上面的参数,再晃一晃连接的液压管,悬着的一颗心放下之余,又不禁生出些许轻蔑。

    蒙建业几乎是跟厂长焦大林几乎是同一时间进厂的,这倒没什么,可偏偏蒙建业的职务是宣传干事。

    那可是全厂位数不多的几个不脏不累,还有提干机会的好位置,再加上关于焦厂长的某些传言,于是蒙建业是焦厂长关系户的小道消息便在厂子里不胫而走。

    旁人信不信已经不可考,反正一项愤青的牛晨是信了,对蒙建业的感官也就可想而知了。

    正因为如此,当他看到蒙小东拿出个小本子开始写写画画后,不禁撇嘴冷哼一声:“拿根笔杆子耍来耍去就能查处故障,我干了十几年的船舶维修还头一次见到,唉……我说焦厂长,难不成现在咱们厂查找故障不用钳子、扳手和仪表,改用耍笔杆子啦?”

    牛晨阴阳怪气的语调,带着掩饰不住的幸灾乐祸,焦大林的脸色尽管神色如常,但双眸之中的失望之色还是溢于言表,尽管知道让蒙建业来也不过是死马当活马医的尝试而已。

    可焦大林心中多少还抱着几分希望,然而见过查故障,却没见过蒙建业这样查的,只看了几个液压泵阀,就开始拿着笔写写画画,这哪里是在检查故障,分明是把宣传干事的活从办公室办到这里来。

    如何能让焦大林把希望延续下去?

    于是牛晨这边的话还没说完,焦大林便失望的叹口气,旋即便准备招呼蒙建业离开机舱。

    可就在他将开口却未开口之际,正写画的蒙建业突然停下笔,长长呼出一口气:“液压泵的损耗热量是6.24乘以10的八次方焦耳每小时;液压马达的损耗热量是7.3乘以10的八次方焦耳每小时;油液通过阀孔所产生的损耗热量是5.6乘以10的八次方焦耳每小时。

    相加得出的总热量再与热容比相除,得出的额定温度值是65摄氏度,而实际上在我将散热面积,油液与液压机构的传动比热以及散热系数等数字带入实际热量公式后,却得出实际温度为82摄氏度,比额定温度值足足高出了17摄氏度。”

    说到这里,蒙建业的话顿了一下,旋即转了转有些发僵的手腕,抬起头冲着机舱内的几人笑着总结道:“所以结论已经很明显,那就是液压系统温度过高导致内部机械磨损,造成船体操纵不便,故障频发。”

    此话一出,机舱内的人无不以难以置信的目光望向蒙建业,就连临近舱室的干活的工人们都停下手中的事,从舱门里伸出脖子,跟看怪物一样看着蒙建业。

    就更别说先前还嘲笑蒙建业的牛晨了,早就跟石化了一样,整个人直挺挺的呆立在舱门口,直到海浪冲击船体,让牛晨一个踉跄方才清醒过来,可饶是如此他还是一脸震惊的看着蒙建业,嘴里吞吞吐吐的问道:“你……你……你是怎么办到的?”

    蒙小东闻言扬了扬手上的小笔记本,很是随意的答道:“你说什么?这些个计算数值吗?当然是用液压冷热计算公式了!”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