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第9章 站立  放逐之路:战争与守护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点击章节报错』

    “你还有什么问题吗?”杰克依然保持着脸上的微笑。

    “杰克教官,请问,我能跟您学习符文吗?”莱舞一字一顿地问道。

    “当然,只要你想学,自然是可以的。”

    这小丫头还没死心吗?抿着茶的兰斯顿微微睁眼,看向了那个低着头的女孩。

    听见杰克的回答,莱舞的嘴角露出了一丝淡淡的微笑。她抬起头,亮出了自己一双剑眉,与之同时出现的是一双明亮坚定的眼睛。

    兰斯顿微微瞪大了他那双因为苍老而显得细小的双眼。

    这种眼神,这种眼神他见过!

    他年轻的时候曾见到过刺客大师杜.克卡奥,还有幸在不朽堡垒的凯旋仪式上见过刚刚回来的塞恩将军,那种眼神,他一辈子都没有忘记。对了!还有黑骑兵兵团里面的那个男人,他叫做什么来着?德……什么来着。这种眼神他一生之见过这几次,那是一种,一种蕴含了坚毅、不屈、愤怒、以及无畏的眼神。

    他顾不得喝茶了。

    莱舞看向他,又一字一顿地问道:“那么兰斯顿教官,我能跟您学习武技吗?!”

    “……”兰斯顿沉默不语,良久,他好似才刚刚回过神来一般淡淡的说道:“我是你教官,能教你的自然会教给你。”

    “谢谢。”莱舞又低下了她的头,只有站在她身边的阿伯特能听到她如释负重呼气声。

    这也是他这一周以来第一次看到这个女孩露出笑容。

    “既然都没有什么问题,那么我们就开始今天的训练吧。”杰克看着莱舞没有丧失信心,他也是非常高兴。

    “是。”

    ————————

    操场上站满了十二岁的孩子,齐齐地散开着。

    “立正!”斯特拉负手而立,声如洪钟。

    “唰——”三百多个孩子们齐刷刷地站直,他们形成了十个间距一模一样的方队。

    “你们的第一堂课的内容都一样,那就是站够一个半小时。”斯特拉看着这群肃立的孩子,他的眼神还是一如既往的严肃。

    这还只是第一天,对于一群十二岁的孩子们来说,一个半小时只能是有过之而无不及。但在斯特拉的眼中,这点训练量算是够少的了,当然他也很清楚这些孩子们的极限。

    “保持!”斯特拉在方队中巡视着。

    初春的太阳并不毒辣,但是就这么端端地站着不动,对于体力和耐力也是非常大的考验。

    所有教官都已经到自己的房间备课去了,因为这节课程只需要斯特拉一人就足够管理。

    二十分钟过去了,斯特拉的脸上滴汗未出,但是大部分的女孩和一些体弱的男孩都已经满头大汗,眼冒金星,就算是那些体格强壮一些的也有些呼吸急促起来。

    “嘿,哥们。”阿伯特渐渐有些按耐不住了,他轻声叫了叫身边的达默拉两兄弟,“我原以为来到这儿会没日没夜的训练,无论是体格还是谋略。”保持站姿让他的体能消耗了不少,身体也开始晃悠起来。

    “但是我从来,从来都没有想象过来这儿只是这么傻站着。”

    “教官这样教应该是原因的。”汉米尔小声回答道,他和文兰恩的额头也在大滴大滴的冒汗。

    阿伯特不再询问,他扭头看了看站在他身前正努力坚持着的阿雷克,微微地皱了皱眉。

    他犹豫了一会,最终还是下定了决心:

    “教官!”他大声问道,与之同时他快速举起了一只手臂。

    “你有什么问题吗?”斯特拉的目光放在了阿伯特身上,他的眼神很锐利。“时间可还早着呢。”

    “我们来这里不是训练自身的吗?您刚才也说了我们的主要目的是为了参军,那为什么还要在这里消磨时间?!”阿伯特语速极快地说出了心中所想。他显然是早已想好的说辞,合情合理,流畅迅速。

    “你认为这是消磨时间?”斯特拉扭头看向了场地上的其他孩子,发现他们也在望着自己,应该都是有同样的问题。“既然你们都不清楚我这样做的目的,那我就简单的解释一下吧。”

    “你们是不是都是这样想的,‘我要跟着教官们学习符文和气力,然后成为一个绝世无双的高手,能够以一当十,天下无敌?’”斯特拉瞥了一眼乘机揉腿的阿伯特,眯了眯眼睛继续说道:“哼,我举个例子吧,在诺克萨斯的东面有一个国家,国名叫艾欧尼亚,这想必各位都知道吧。那片大陆与这儿隔海相望,里面门派林立、人才辈出。随便的一个长老级别的玩意出来都能把我撂翻。但是!”斯特拉的眼神突然从侃侃而谈的轻松变得严厉深沉:“你们知道他们的一百个门徒与我们诺克萨斯的一百个士兵相比,哪个更强吗?”

    莱舞听到“艾欧尼亚”这四个字的时候头低的稍深了一些。

    孩子们面面相觑,斯特拉顿了顿,又看向阿伯特道:“你说!”

    阿伯特讪讪地笑了笑,他挠了挠头后说道:“我们诺克萨斯的一百个黑骑兵那当然是战无不胜攻无不克……”

    “哼。”斯特拉瞪了他一眼:“原来你还知道黑骑兵兵团的大名啊,还算是有些见识。但是我说的可不是这些精英战士,我说的是我们诺克萨斯的正规士兵。一百个正规士兵和一百个艾欧尼亚的门徒打!别给我耍小聪明,你说,谁会赢?”

    “……”阿伯特不说话了,在场的所有孩子都清楚:哪怕是正规士兵,但斯特拉口中的敌方可是一百个艾欧尼亚的门徒……

    “是士兵赢了,而且是百分之百赢了。”斯特拉淡淡的吐出了这几个字。

    “不可能啊。”阿伯特先反驳道:“你刚才说了,艾欧尼亚的门徒可个个都是他们筛选出来的精英高手……”

    “你上过战场吗?预备役!”斯特拉突然大声打断了阿伯特的话,他厉声问道。

    “报告长官,没有!”阿伯特站直了身子,他很清楚斯特拉现在认真了。

    “没有?那你就给我听好记牢了!一百个诺克萨斯正规士兵,前进分合、转向立定完全一致,能不能打过?一百个艾欧尼亚的门徒,空有一身武力却配合不当、互相牵制,甚至在战场上争吵谩骂、误伤队友,我再问你,你说咱们能不能打过?!”

    斯特拉的声音很大,他的眼睛中充满了严厉,但是却没有一丝的愤怒。他看向所有场地上的孩子,继续讲道:

    “一个人的力量,那可以通过各种手段增强,但整个军队的力量,只有一个方法可以增加,那就是纪律!北方的弗雷尔卓德人出生在冰雪之中,他们天生斗天、斗地、斗人,他们跟我们诺克萨斯打,我们能赢;艾欧尼亚人天生拥有极高的天赋,个个门派中都是高手如云,但是他们跟我们打,咱们诺克萨斯人也能赢!靠的是什么?就是这种纪律,就是这个站姿!你认为这个站姿屁用没有,是不是?我告诉你!在你,在你们在场的所有人从一团乱麻站成一股绳之后。行进一体,攻防合一,行如流水,动如雷霆!你们能够运用出来的力量会无穷无尽,远远超出你们的想象。如果说现在的你们是铁,那我们这些人就是火。我们顶多能给你们开个头子让你们进入良好的打磨时期,而在那之后呢?你们若是想要成为一块钢,那么今日这些看起来没什么卵用的站姿,明日那些听上去没什么卵用的训练就是最好的打铁锤!”

    斯特拉一口气说完,他满身的热血也随着语音开始沸腾:

    “在诺克萨斯建国之初,我们的祖先也都是由蛮族组合而来的,但是走到今天这个地步靠的仅仅只有一腔热血吗?不!若只是有那么一点点莽夫之勇,那又与那些乌合之众们有什么区别?诺克萨斯的崛起,起源于不屈,磨炼于战斗,提高于勇气,稳定于团结!”

    “呼——”莱舞缓缓吐出一口气,以前的她只是为了复仇而来,顶多加上一个提升自己的原因,而现在,她第一次切切实实地感受到了诺克萨斯这个国家最为自豪骄傲的地方。

    “我说过的那八个字你们还记得吗?人外有人,天外有天。这世上那种级别的高手,有几个?他们都是拥有着极大的智慧、毅力与机遇,才能够成为那样的人。而且不要忘记了,他们有些也在军营之中,并且个个都是一方大将!”

    看着孩子们的心中的疑惑慢慢解开,斯特拉也算是舒了口气,“好好想想吧,这是你们自己的身体,没人能够左右它,也没人能帮你们管理它。听进去的,就继续站好,不想站的,现在就走。”他摆了摆手,走进了教官的寝室。

    斯特拉一走,所有孩子们又开始小声地窃窃私语。

    但是半个小时之后也没有任何一个人喊过累。

    可能这就是话语的力量吧。莱舞看着站在房檐下正在喝水的斯特拉如是想到。她现在对于力量有了新的理解,斯特拉今天的两番话让她懂得了力量除了武力以外还有其他形式。她现在想要尽快去变强,那么这些非武力形式的力量也是她所要学习掌握的。

    不能多想了,莱舞定了定神,她也感觉到身体有些不支。

    ……

    五十分钟过去了,剩下的四十分钟愈加难熬。所有人的双腿都开始抽搐,有些女生早已支撑不住坐在了地上。阿雷克面如金纸,汗如雨下,最终也是一个不稳倒了下来。

    又是一刻钟过去,场上还站着为数不多的几个人,莱舞也是其中之一,也是唯一一个女生,当然她也已经摇摇欲坠。

    “莱舞你真厉害。”拉娜缓缓走了过来,她早已坚持不住,只能过来给莱舞加加油。

    “……”

    莱舞无法回答她,她现在全身的注意力都放在了自己的平衡上。

    拉娜也是知趣,她向莱舞比了个大拇指,随后走到一旁休息去了。

    “呼——”,

    “呼——”,

    “呼——”。

    听见喘息声,莱舞惊讶地寻声望去,发现阿伯特居然还在坚持,她本以为这个吊儿郎当的人不会坚持太久。

    她不知道阿伯特为什么要如此的拼命,近几日的接触中他给她的印象就是一个有点小聪明的富家子弟,明明他不需要这么拼的。但她没有力气去询问,现在她的整个身体都已经开始止不住地抽搐。

    到此为止了吗。

    莱舞知道自己的身体已经是山穷水尽的地步了,但是看着身旁还在坚持的阿伯特和汉米尔,她又死死地咬紧了牙关。

    她看向了自己的腰带,那里面装着一张纸。虽然她看不见,但是她很清楚上面写着大大的“E-”。

    “我在天赋上已经输了太多,我绝对不要在体能上也输给其他人!”

    还有十五分钟了,就十五分钟……

    莱舞还在死命地坚持着,当然她自己心里很清楚,凭借现在的身体素质是绝对不可能支撑到最后的。

    “白,你要记住,无论什么时候,无论什么处境,都一定不要忘记思考。”

    虽然身体已经开始从疼痛变为麻木,但在这时候她并没有让自己的脑袋停止运动,她记起了兰斯顿曾经对她天赋的评价。

    “兰斯顿教官和杰克教官说的那是什么来着,我的气力……不,我的符文之力,要怎样才能够有所突破?”

    莱舞努力地回忆着,她其实也不知道现在想这些东西有什么用,但是她知道自己现在必须想些什么分散自己的注意力。

    “你的能量虽然是符文能量,却由身体直接吸收转换传导,这简直可以说是天方夜谭。这样固然有好处,那就是你作战速度更快,不需要去念什么咒语结什么印式,但是也有坏处。人的身体就像是一个可以被撑大的袋子一样,别人的袋子可以储存能量,能量足够强大袋子自然就会变大。而你的袋子有一个很大的漏口,进去容易,出来也容易,所以想要突破让袋子变大就难上加难。”

    袋子……变大……

    要怎么做呢,究竟要怎么做才能让一个大口袋被撑破呢?

    “缩小口子?不,不行,我无法控制自己的身体,那……”

    莱舞突然兴奋地睁开了眼睛,因为激动的原因她一时间几乎完全忘记了自己身体的不适。

    想撑破袋子,而且不能让口子变小,那就用更多的能量冲破它不就行了吗?

    说干就干!莱舞可从来都不是拖拖拉拉的性格,她顾不得身体上的不适,她也淡忘了自己对于输赢的执着。

    她跃跃欲试,但还是舒缓了一下呼吸,随后轻轻闭上了眼睛。

    “嘶——呼——”

    “嘶——呼——”

    ……

    阿伯特和达默拉两兄弟都注意到了这边的不对劲。莱舞的呼吸声愈加粗重,她紧闭嘴唇,鼻翼开合,身体隐隐透露出了一丝绿色的光芒。这光芒虽亮,但并不刺眼,而是非常柔和的,像是草木一样的光芒。

    风轻轻拂过她的脸颊,带起了几缕发丝,阿伯特明显感觉到自己周身的空气开始涌向了莱舞那边。

    “这是……”他不可置信地睁大双眼,兰斯顿和杰克对于莱舞的评价还回响在他耳边。

    “她……能够成功吗?”汉米尔不在关注,他紧闭双眼,努力地从嘴中挤出了这几个字。

    “我不知道。”

    阿伯特也没有再看莱舞,他只是努力地站好了自己的姿势。

    “阿尔托……加露琪亚……父亲……”

    他的身躯也开始颤抖起来。

    ……

    莱舞不知道已经过了多久,就仿佛是一瞬间,又好像已经过了很多天一般,她终于从那种鼓胀的感觉中脱离了出来。

    “嘶……喝——”莱舞咬紧牙关,双眼瞪圆,一阵风从她的周身迸发了出来。

    就像是突然冲出了水面的鲸鱼一般,莱舞感到自己的身体就像要飘起来了一样,轻松地站定立直。她以为这是幻觉,但是身边环绕的微风让她确定了这是事实。

    绿色的光芒在腿上慢慢显现出来,在十分钟前,这份力量还是是她所不能控制的,但现在却已经如臂指使。

    光芒轻轻环绕着,有一种清凉的气息触摸着莱舞的双腿。

    她望了望自己的腰带,露出了一个淡淡的微笑。汗水从她的毛孔中溢出,滑过了雪白的发丝,最终流到了她的下巴,滴落下来,在地面上汇集成了一个小小的水洼。

    “扑通——”阿伯特和汉米尔同时支撑不住地倒在了地上,场地上只剩下了两个人——莱舞和一个身材壮实的男生。

    阿伯特努力睁开眼睛,看着莱舞腿上的绿色的光芒,无奈地闭上了眼睛。

    “今天又输了啊……”

    “嗡——”悠扬的钟声又响了起来,回荡在场地上。

    “时间到了。”斯特拉站起来大声说道:“解散!”

    “呼——”

    莱舞再也支撑不住,不顾形象地坐在了地面上。

    “我还以为你是铁做的呢。”阿伯特勾起了嘴角,但是嘴边只有咸咸的汗水味道。

    “突破了,要不然我支撑不到现在的。”莱舞的声音还是一如既往的冷淡,但是音色中微微的颤抖还是显露出了她的疲惫,说完这话之后,她缓缓闭上了自己的眼睛。

    阿伯特看了看她,嚼起了一根草茎:“我也会有的,天赋技。”

    莱舞张了张嘴,最终还是没说出什么话来。她摸了摸自己的腰带,自己翻过身子继续歇息。

    阿伯特撇了撇嘴,吐出了嘴中不知名的杂草。

    早已经起身的的阿雷克看着身边的这两人,露出了一个半哭不笑的笑容。

    “喂,那个……”阿伯特闭着眼睛,自言自语一般地说着:“待会就要吃饭了,一起去吧。”

    “……”

    良久,身边的人才轻轻地应了一句:“好的。”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